•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美艳诱人的骚妈妈 第十三章

    发布时间:2021-12-11 00:08:33   


    暗色调的小包间里,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湿热和浓浓的春情。柳阿姨岔开两条肥美的大白腿跨坐在我身上,那肥美肉感的大屁股不停地起伏套弄着我下身的肉棒。湿滑的粘液不停地从交合处涌出,弄得我腿上和沙发上全都湿乎乎粘腻腻的。

    柳阿姨那成熟肥嫩的肉体特别的娇软,彷佛能掐出水来似得。从柳阿姨那娇嫩的小嘴中发出的一声声黄莺般的娇柔呻吟连电影里的声音都完全盖过。

    「啊,啊~~肖肖,阿姨舒服死了。肖肖~~操……操人家。」柳阿姨高昂着头,闭着眼睛不停的娇呼着平日里只有在情色小说中才能见到的淫词秽语。若非亲眼所见,我根本无法将怀中这个性感骚浪的美熟妇和那个温柔如水婉约贤淑的柳阿姨联系到一起。

    妈的,三次了……柳阿姨就像一只发情的母狼,披着肥嫩母羊的外衣生生的把我还没完全休息过来的精液不停地压榨着。果然闷骚的熟女一旦发起情来是最可怕的。看着柳阿姨那娇软丰嫩的媚熟腰肢不停的上下挺动,我很郁闷的在想到底是我操她还是她操我。

    柳阿姨虽然没有妈妈高,但是那一身熟美丰满的嫩肉却压得我有点费劲,尤其我坐在沙发上,腰有些使不上劲,第一次的后入式和第二次的老汉推车我还能占有主动权,可是现在这个体位我完全不占优势。我报复似得用牙叼住柳阿姨那肥白巨乳上娇滴滴的粉红小奶头用力的咂吮着。坦白的说有恋母情结的人大多都对母乳有种特殊的迷恋,可惜妈妈那对确实美巨乳里没有奶水,我只能在柳阿姨这对肥美的大奶子上吃奶了。

    柳阿姨的乳房不像妈妈的巨乳那么浑圆坚挺,可能是因为柳阿姨的肉质太过软嫩,这对巨硕的大白奶微微的有些下垂,而上面两颗粉红色的小奶头也没有妈妈的乳头那么结实和发达,就算勃起后也像个小樱桃一般,不过配上那淡粉色的乳晕在柳阿姨雪白细嫩的乳球上看起来特可爱娇小。含在嘴里都能感觉到那娇小的粉豆豆是何等的细嫩,似乎我的牙齿一合就能将柳阿姨的小乳头咬下来似得。

    我用嘴唇不停地吸吮着柳阿姨的乳晕,一股股香浓的奶水化作细细的涓流涌出我的口中,可能是因为柳阿姨的乳头娇小的缘故,与我想像中那汹涌的乳汁狂喷相差甚远,我决定回去后上网搜搜看看有什么催奶的药物和食谱以后让柳阿姨吃,毕竟如此闷骚妩媚的尤物熟女还能产奶,必须要满足一下我内心中那邪恶的一面。

    「啊~~肖肖,用力吸,用力吸人家的奶……给你……给你喂奶……吃人家的奶水……啊~~好舒服……」柳阿姨用手紧紧搂住我的头,挺着肥嫩的上半身把大奶子更多的塞入我的口中。

    「柳儿,你的奶水是不是也给吴叔叔和前几天那个男人吃过啊?」看着柳阿姨那风骚的浪态,我一边吸着她的乳头一边问道。

    「嗯……吃……露露的爸爸吃得少……我都挤出来倒掉……我的同学……嗯……他喜欢吃……不过就给他吃过一次……他好变态……我不喜欢他……」柳阿姨一边挺动着腰肢一边断断续续的哼着。

    虽然对柳阿姨不想妈妈那样拥有特别强烈的占有欲,不过听到柳阿姨的话,我的心里还是生出了一丝不爽,毕竟柳阿姨在我的心里还是有着不轻的份量,尤其是她从小就对我疼爱有加,而且我对柳阿姨肥美的肉体和能够产奶的巨乳还是很迷恋的。请原谅我的自私吧,男人在女人的占有欲上永远都不会减少。

    我用牙齿在柳阿姨的小乳头上咬了一下,换来柳阿姨一声夹杂着快感的痛呼。

    「嗯啊!肖肖……疼……不要咬人家的奶头……阿姨疼……」柳阿姨把扬起的头低下来,蹙着柳眉楚楚可怜的看着我。

    我一只手霸道的将柳阿姨肉肉的腰肢搂住,松开嘴吐出那颗被我吮吸的黏黏的小乳头,用另一只手轻轻拨弄着哼道:「以后不许给他们吃了,只许给我吃奶,吴叔叔也不许给他喂奶。以后也不许挤奶了,只准让我吸!」

    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让柳阿姨的神智有点迷离,柳阿姨托着自己白花花的大乳房将被我吐出来的小奶头急忙忙的抵在我的嘴唇上娇声哼道:「嗯……人家以后只给肖肖吃奶……只给你吃奶……肖肖快吃……阿姨喂你吃奶……」说着柳阿姨的阴道竟然还紧缩了几下,显然是被自己淫荡的话语给刺激到了。

    「那柳儿以后做我的乖奶牛哦……」我张开嘴继续吮吸着柳阿姨甜蜜的乳汁,使劲的挺了挺下面的肉棒,在柳阿姨肥美的肉逼中操弄着……

    柳阿姨被我插得狂乱的甩动着满头的秀发,哼唧唧的点着头道:「嗯……阿姨,阿姨以后做肖肖的奶牛,做……做肖肖的……乖奶牛……给……给肖肖……吃奶……呜呜……肖肖……操阿姨……」

    柳阿姨肥圆的大屁股一下一下的晃动着,被我拍得粉红的臀肉不停撞击在我的大腿上,看着柳阿姨那淫荡的样子,我的肉棒不自觉的加速挺动。恨不得把柳阿姨那肥厚的肉穴给插烂。和妈妈一起做爱的时候,更多的是和妈妈之间那浓浓的爱意。感觉是有爱得灵魂,心与心之间都发生触碰。而柳阿姨却让我有种征服的心理和淫欲。单纯的肉体上交合和索求。

    我用手不停地抓揉着柳阿姨那熟透了的大屁股,满手肥腻的臀肉在我手中滑来滑去,那娇软的手感让我恨不得把她抓烂。奶脂般的香臀散发着熟女浓浓的肉欲,无法掌握的感觉更激起了我的征服欲。我下面的插动一下狠似一下,柳阿姨满身的嫩肉都被我撞得一颤一颤的,迷人的小嘴不停的吟叫着。

    「肖肖……肖肖……插……插死阿姨了……快……用力……用力干人家……阿姨是你的……肖肖……好儿子……阿姨好想做你的妈妈……呜呜……操死妈妈了。好羡慕菲菲……呜呜……肖肖……操阿姨……操柳儿妈妈……」

    柳阿姨竟然被我插得说出了这样语无伦次的话。我听得不禁一愣……看来这个闷骚的美熟妇内心中早就对我惦记上了。唉……莫非是我真的太有魅力?不过柳阿姨的话也让我更觉的刺激。

    「妈妈……柳儿妈妈……操……操你……妈妈的奶真好吃……」我被柳阿姨的话弄得心里也一阵迷离,彷佛真的吧柳阿姨当成了妈妈。搂住柳阿姨的嫩腰不停地操弄着。抓捏肥臀的手伸出手指掰开柳阿姨的臀沟不停抠弄着柳阿姨那早已被淫水沾满的屁眼和会阴。

    乳头,臀部,菊花,肉穴,女人身上最敏感的部位被我同时刺激着,柳阿姨叫的越来越狂浪,果然没坚持多久,柳阿姨猛地一仰头,发出一声高亢的长鸣:「啊~~~~不要……不要!!~~~~」

    随着柳阿姨的声音,只感觉柳阿姨浑身的肌肉一紧,然后大量的淫液喷涌而出,将我的下面再次淋湿。而我也被柳阿姨那忽然一紧的阴道弄得全身一颤,牙齿不自觉的紧紧咬住柳阿姨粉嫩的乳晕,手也死死的抓住柳阿姨肥腻的屁股肉。

    将体内为数不多的精液尽数射出来。

    「啊……」柳阿姨高潮过后,一下子抱着我,瘫软在我身上,下体淅淅沥沥的流出阴道里的淫水和精液。

    一阵虚弱在此涌来……刚刚恢复一两天的身体果然还是不够强力啊……看来我必须还是要节制一下啊。不然被我那可爱迷人的宝贝妈妈发现,恐怕真的会把我吸干的!

    连续三次过后,柳阿姨似乎终于满足了。我们俩休息了十几分钟后,柳阿姨才抬起头来,小手摸了摸我布满汗水的额头,娇羞的问道:「肖肖……阿姨……阿姨……是不是很下流……你……你会不会看不起阿姨?」

    女人问这句话的时候明摆着是想听男人说「不会」他妈的说「会」的人人家以后还怎么和你玩?看过无数色文里的类似情节。我几乎是照搬一般的回答道:「怎么会呢,阿姨也是女人,阿姨也有需要。我喜欢阿姨……怎么会看不起,而且,阿姨这个样子好可爱。恨不得把你整个人吃掉!」

    「嘻嘻……肖肖真好……阿姨真羡慕你妈妈。」说着,柳阿姨温柔的亲了我一下。脸上那温柔慈爱的样子彷佛又回到了以前那个温婉贤惠的良家妇女。

    我的手轻轻抚弄着柳阿姨赤裸的白腻娇躯,轻轻的笑着问道:「那个……你怎么知道我和妈妈就会有……嗯……男女之间的事情呢?最开始的时候你是怎么知道妈妈对我有了爱情方面的想法?不会是妈妈自己告诉你的吧?」

    柳阿姨看了看我,淡淡一笑说:「其实是有一次你妈妈和我在一起喝醉了以后哭,我当时安慰她,她对我说的,当时我也吓了一大跳。后来我问菲菲,菲菲才告诉我。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其实菲菲挺苦的。当年怀上你以后,所有人都劝她把你打掉。你想那个年代未婚先孕,一个年轻的小姑娘要面对多大的压力。而菲菲最后和家里差点闹翻了,把你生了下来,一个人带着你过。虽然你姥姥姥爷他们都帮着照顾,可是毕竟一个单身妈妈带着孩子是要承受很多事情的。这些年来菲菲一个人,从那个角度来讲……至少我是真的受不了那种寂寞和煎熬……毕竟女人也是有需要的……」柳阿姨说着,高潮过后略显苍白的脸上多了一抹害羞和红晕。

    「那我……我的爸爸呢……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妈妈一直跟我说我爸爸死了。他到底是什么人?而且……你给我妈妈发的短信我也看到了……你说我和他长得很像。我妈当年到底和他发生了什么?」我有些激动……虽然之前对我那神秘的爸爸一直很好奇,但为了不触及我和妈妈温馨的生活,所以我也刻意回避着。但是今天听到柳阿姨的话,我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坦白的说,我感谢他,也更恨他。毕竟如果没有他就没有我,而且如果不是他的离开,我也不会和妈妈有这样甜蜜温馨的两人世界。但从小时候提起爸爸来,妈妈都似乎很痛苦的样子里我能感觉得到当年那个男人给妈妈造成的伤痛有多大!

    柳阿姨抚着我的脸颊,露出了一丝为难,轻声叹道:「肖肖……你妈妈之所以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那件事对菲菲造成的伤害确实很大,菲菲让我们绝对不许对你提及这件事,肖肖……你听话……能不能让阿姨为难?」

    「可我想知道!我有权利知道!那个男人这样伤害妈妈,我恨他!可我要知道我的身世!」我激动的对柳阿姨说,不管当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要我知道?那是我的身世!

    柳阿姨咬着嘴唇,眼睛里露出挣扎的蹙眉说道:「肖肖你乖……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就算你知道了又怎么样。既然菲菲已经把这件事情埋藏了,你就不要打破现在的局面了。毕竟菲菲也不想再提及从前的事情了。你也为你妈妈想想好么,难道你不想看到你爱的人开心幸福的活着么?」

    我刚想继续说,可是看到柳阿姨那一脸心疼的样子。我话到嘴边……却难以说出口,也许吧,我希望妈妈每天都开心幸福。每每想起当年我提起爸爸时妈妈那眼睛里的难过我就心如刀割!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一个人竟然让我完美可爱的妈妈伤到这样的程度!我咬了咬嘴唇,忽然想起三少爷曾对我说过得话。

    「牺牲,为了自己重要的人。男人是要做出一些牺牲的。」

    我长长的吐了口气,有些颓然的叹道:「好吧……那我不问了……」

    柳阿姨看到我样子,心疼的哄我道:「肖肖乖……不想那些事情了好不好?你看你身边有你妈妈还有阿姨陪着你,肖肖多幸福啊?好啦,不想那些了好不好?告诉阿姨,今天在学校里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啊?明天中午想吃什么?阿姨做给你吃?」

    我摇了摇头,看着柳阿姨关切的目光,我轻轻笑了笑,揽住柳阿姨肥美性感的娇躯轻轻说道:「我没事的,呵呵……不想那些了……嗯,明天中午我想吃阿姨的大奶子。里面的奶这么多,比什么饭都好吃!」说着,我凑上头去轻轻含住柳阿姨娇嫩的乳头吮吸起来。

    「啊~~小坏孩,刚才还没吃够啊。」柳阿姨娇笑着轻轻拍了我一下。

    我含着奶头摇了摇头,含糊的哼道:「吃不够,柳儿妈妈的奶小时候吃了都忘了什么味道了,现在要好好补回来。」

    「呵呵……小坏蛋……嗯……慢慢吃,柳儿妈妈喂我的肖肖宝宝吃奶……」柳阿姨爱怜的抚弄着我的头发,轻轻的在我后背拍着,那神态似乎真的回到了从前给我喂奶的时候,那温柔如水的样子让我心里暖暖的。

    我趴在柳阿姨的怀中,吮吸着香滑的奶水。和柳阿姨一起看着电影聊着天,直到时间快结束的时候,我和柳阿姨才去包厢里那小小的洗刷间里洗刷了一下。

    然后穿好衣服,期间,我又在柳阿姨那雪白的大乳房和肥美的大屁股上揉捏亲吻了好一阵子,才放过这个娇滴滴的美熟女。

    从包厢出来后,在女服务员暧昧的眼神中,我拉着满面娇羞的柳阿姨走电影院。可能是一下午都在安静昏暗的包厢里渡过,刚一出来,阳光和车水马龙的声音还是让我一阵晕乎。我和柳阿姨手拉着手,像一对感情和睦的母子一般走到了停车场。因为我还骑着自行车,所以没办法和柳阿姨一起走,在车里我和柳阿姨又甜蜜了一小会才下车。

    看着柳阿姨开着车缓缓离去,我轻轻舒了口气。然后走到我停着的自行车旁,打开锁,骑着车子离开。

    但我没有看到的,一双眼睛却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我离去的背影。眼睛里流露出恼怒和伤感的神色。

    「菲菲?看什么呢?」一个让我熟悉的中年女人问道。

    「嗯……啊,没什么,呵呵,走吧。」

    走到半路,手机忽然响起来。我把车子停下,拿出电话一看,是我宝贝妈妈的。我按下了接听键说道:「喂?美女啊?」

    「嘻嘻……死样……放学了么?」妈妈娇笑着说道。

    「嗯,刚放学,正往家走呢。怎么了妈妈,要不要我买点东西回家?」我笑着问道。

    「不用啦,内个,今晚你秦阿姨约我出去吃饭,然后一起去打一下羽毛球。你在小区的饭店里吃点吧,你今晚一个人吃饭哦,晚上在家要乖啊。晚上我早点回来陪你。」妈妈嗲嗲的娃娃音弄得大战一下午的我心里又痒痒起来。

    「啊?不是吧……就你们俩么?那个杨君不会也去吧!」我有些不乐意的说道。

    「嘿嘿……小醋坛子,才没有啦,就你和秦阿姨还有两个姐妹。妈妈才不像你呢!什么艳艳啊露露的!」妈妈哼着鼻子说道。

    听妈妈一说,做贼心虚的话吓了一跳,然后尴尬的掩饰着:「啊……什么呀,才没有啦,我就有妈妈一个人嘛!」

    「哼~谁信呐……哼哼,晚上要把雪公主喂一下。要是你没照顾好雪公主的话,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妈妈威胁道。

    「呃……好吧……对了妈妈,今晚我要去一下市立医院,看一个朋友。他病了在住院。我去看看就回来。」

    「嗯,那路上小心啊,别骑车子了,打车去吧,妈妈打完球去接你。估计不会很晚。」

    「嗯,好啊,那你要是先打完了给我打电话。」

    「好。那先挂了,晚上出去的时候注意安全啊。」

    「嗯嗯,知道啦。你也是,开车慢点……妈妈……么么,我爱你。」我小声的对妈妈说道。

    「嘻嘻……么!我也是……挂了,拜拜。」妈妈甜甜的笑了笑,挂断电话。

    我放好电话,骑车回往家走。

    刚一进家门,雪公主晃动着小小的身子就溜溜的跑过来,然后撒娇似得在我脚上拱着。我嘿嘿一笑,把毛茸茸的雪公主抱起来,开心的说道:「小丫头,在家听话没有!今晚妈妈出去吃饭了,哥哥喂你!说,想吃什么,跟哥说,海参鲍鱼哥也给你整!」

    雪公主伸着粉色的小舌头舔着我的手。

    「呐,不是不给你机会啊,你看你又不告诉我你想吃什么。那我还是喂你喝牛奶吧。嘿嘿嘿。」我坏笑着抱着雪公主走到厨房里,妈妈专门给雪公主买了一个塑料盘,比雪公主还大,旁边还有半盒打开的牛奶。

    我给雪公主倒了满满一盘子,雪公主晃动着小身子围着盘子伸着小舌头舔着盘子里的牛奶。我蹲下身子替雪公主捋顺着毛,坏笑道:「乖乖,牛奶好喝么?嘿嘿,哥哥下午也喝奶了,你乖乖听话,等有机会哥哥给你带点美丽熟女阿姨的奶水来尝尝,啧啧,可惜你是个小母狗。嘿嘿估计不好那一口,什么时候你肖肖大哥我老人家给你弄个仙丹妙药什么的给你吃,等你进化了说不定也是个变形金刚之类的主。到时候拯救世界的重任就要靠你了!」

    雪公主丝毫没有理会自言自语的我,估计是饿了还是不屑于回答我猥琐的言论,只是底着小脑袋吃奶。

    没大一会,雪公主就吃干净了盘子里的牛奶,雪公主意犹未尽的抬起小脑袋来看我,小嘴和鼻子上还沾着牛奶。我笑呵呵的拿纸给雪公主擦了擦嘴,然后笑道:「雪公主乖啊,妈妈说了小狗吃饭不知道饥饱,给你吃多了会把你撑坏的。再说了吃太多会长胖的,看你也是狗狗里的极品美少女,漂亮小萝莉,保持身材啊。将来你也会是小区里第一美犬的。到时候人家一看肯定会说:『哟,咱们小区第一美女是蓝菲菲,第一帅哥是刘子肖,最漂亮的小狗是雪公主,你看人家这一家子,』嘿嘿嘿嘿……雪公主你说对不对啊?」

    雪公主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我,如果她听得懂我说的话或者会思考的话。

    估计那幼小纯洁的心灵会被我的猥琐伤害到。

    我看着雪公主那纯净的大眼睛眼巴巴的看着我,于心不忍的又给雪公主的盘子里倒了一点牛奶,然后伸手轻轻摸了摸雪公主的小脑袋,然后继续说道:「雪公主啊,你想吃不要紧,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你现在怎么着也是和哥哥我站在统一战线了。你看妈妈不在,我都偷偷给你多倒点牛奶。哥哥是真心疼你啊,所以啊,你要听话!

    记着等和妈妈出去了要是看见有哪个男人对咱妈有什么想法的话你就使劲咬。尤其那个叫杨君的,他还敢说要来咱们家,你说这能行么?我忍得了你也不能忍啊!记住要往死里咬他,等赶明我弄张他的照片给你看看,你记住以后无论什么时候见着他都使劲咬,早知道就不给你打什么狂犬疫苗了。你要是咬不过他就给我打电话,哥等回来把电话号码写在纸上给你放在你的篮子里。对了,那还得教你怎么打电话。唉哟……雪公主啊,你可愁死我了。」

    如果妈妈在一旁的话,估计早就被我的话给气疯了,嘿嘿,我承认我有些邪恶了。喂完雪公主,我换了身衣服,把雪公主抱紧篮子里,然后拿上钱包出门吃饭去。小区的食堂做的饭口味一般,不过胜在比较干净。酒足饭饱后,我到小区的超市里买了一提香蕉,还有橙子和西瓜,打了个车到市立医院去看陈萧。

    其实在我印象里,最赚钱永远不会倒闭的就是医院。我不止一次的意淫过将来有钱之后我要开一间大医院,并且我要亲自担任妇科主任,为广大女性同胞们排忧解难。走进市立医院,我的眼睛不停地偷瞄着来来往往经过的小护士。这年头白衣天使们也一个个牛气哄哄的。

    听大虎哥说,现在护校里的一些姑娘们经常干一些高级交际花的工作。表面上一个个纯情的要命,骨子里特别风骚。可惜啊,市立医院的小护士们一个个都穿的严严实实的,戴着帽子口罩的,根本看不出长什么样子。淡粉色的护士服下面还穿的裤子,莫非市立医院的院长是一个老女人?不然的话何必弄这么难看的工作服。

    我偷偷瞄着护士姐姐们的身材,可能是最近和妈妈亲密的时间太多,所以对年轻少女们那苗条纤细的身材并不感冒,还是丰满的女人才有魅力啊!

    她上身穿着一件紫红色的紧身小衬衣,下面穿着一个包臀的黑色紧身一步裙,被她那微微有点胖的丰满身材撑的紧绷绷的,宽宽的肩膀看起来很霸气,只见她两只手交叉在胸前,一对巨大的有些惊人的肉球撑得她衬衣的钮子似乎都要绷开似得,那肥圆的大屁股似乎和柳阿姨的肥臀不相上下。

    这女人虽然很丰满肉感,但因为她两条大腿特别长,所以看起来倒也很匀称,并不觉得胖,两条肥美的长腿穿着肉色的半透明丝袜,脚上穿着一双跟很高的红色高跟鞋,加上她高大的身材,比我还要高出几公分,颇有些欧美俄罗斯那种「大洋马」荷兰奶牛的感觉。只不过她那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和浓郁的香水味,让我有点抵触。

    看到我推门进来,大家都转头看向我,躺在床上的陈萧见我来了。肿着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光亮。

    「呃……我是六班的刘子肖,是陈萧的朋友,听说他住院了,所以来看看。」被大家看的有点不好意思,我说着将手里的买的水果放到陈萧的床头柜上。七班的几个同学见我来了,急忙站起来给我倒了个凳子。

    陈萧看着我,挣扎着撑了撑身子,用有些沙哑的声音对我说到:「谢谢你啊……呵呵,来就来吧,还买那么多东西。妈妈,这是我们隔壁班的同学,你帮着倒点水吧。」陈萧说着对身边一个眼里还有泪痕的中年妇招呼道。我看了一下陈萧的妈妈,看起来是个地道的农村妇女,脸上满脸心疼难过的样子让我心里也有些不好受。

    陈妈妈赶紧给我倒杯水,叨念着:「谢谢你啊同学,喝点水吧。」

    我接过陈妈妈递来的水,看着她那惨淡的样子,心里越发的痛恨孙德义了。可能是看到我和七班这些下面县市区上来的学生不太一样,那个大号的艳丽女人眉头皱了皱,犀利的眼神不停地打量着我。

    「怎么样,要不要紧?」我关切的问陈萧。

    「呵呵没事,今上午做了个手术,肩膀上的骨头给弄了弄,医生说就是需要好好调养一下。估计一个来月就能去上学。」陈萧想对我笑笑,只不过肿着的那边脸使得他这一笑看起来更加的凄凉。

    我心里有些怒,皱着眉头恨声说道:「怎么打的这么狠!他们赔钱了么?」

    陈萧眼中闪过一丝屈辱,有些生气的说道:「他们都拿着刀,不是咱们学校的,上午那个孙德义的家长给送来五万快钱,不过医疗费还不够。」

    「靠,不是说给赔钱的么,大不了就告他们!」我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这些事大人商量就行,你们学生的别乱掺和!学校今天开会不是重申严谨在发生争斗么,你们六班的自己管好自己就行了!」一个有些尖锐的女人声音传来。

    听到那趾高气昂的声音,我心里一怒,转过头来,只见大洋马一般的大号女人正冷冷的看着我,那图的鲜红的厚厚嘴唇露出一丝不屑。

    我厌恶的看了她一眼,只听陈萧在旁边有些生气的对我说:「这是九班的班主任。」

    「呵……难怪能有孙德义那样的学生,看来老师也这么霸道啊!」我冷笑着说道,反正我们已经和孙德义势不两立了,看到九班班主任如此冷漠和盛气凌人,我心里又鄙夷又生气!在学校也到罢了,陈萧都被她的学生打成这样了。还弄得一副嚣张的样子,但凡有点正义感的谁也看不过去!

    「你这学生怎么跟老师说话的,你们班那个姓姜的就这么教育学生的么?你是过来火上浇油还是干什么?」大洋马听到我的话生气的对我呵斥道。

    呵~~?还敢喝斥老子?听到她的话,我心里的火腾的就上来了,不过同时对猥琐男班主任更有些鄙视,唉!班主任不给力学生出去人家也看不起。妈的,看来这个九班的班主任对猥琐男好像也颇为不屑一顾啊!

    「在学校我敬你是个老师,在医院里你也摆老师的架子么?陈萧是受害者,我替他鸣不平也有错误么?你是孙德义的班主任就可以包庇他的错么!?」我半昂着头,露出一脸不屑的看着她。要说叛逆,我从小就是一把好手,小学的时候就敢跟老师拍桌子!何况这妞!人高马大的胸前长着俩大鎚子敢拍我啊?

    大洋马显然被我敢顶撞她弄得一愣,擦着厚厚粉底的脸闪过一丝嫣红,恼怒的对我喝到:「错和不错不是你这样的小孩说了算的,你懂什么!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们六班的人还好意思说,上次打我们班学生的不就有你么!还好意思说!有没有教养懂不懂事!」

    被她的话说的我也动了真火!我站起来跟她叫板说道:「如果孙德义不惹别人我们何必和他动手!管不好自己的学生还怨别人!你好好去打听一下你们班的孙德义在级部里名声多臭!我就打他了怎么地!你跟他说不服的话继续来试试!欺负七班这些学生们他有本事啊!他不就是有个爹有几个破钱!出去打听打听!我刘子肖家里是什么背景!不服的话就和我们试试!你不管他还在这里冲着我们吼!吼什么呀!当个班主任了不起啊!最看不起你这样的!欺负人了还这么嚣张!」

    平日里我从来不以家里的背景为资本,但今天我实在是被大洋马气的火了,所以连这样平时自己都颇为不屑的话都说了出来!不过似乎还真起到了一点作用似得,大洋马听完我的话,怒气冲冲的看着我,却一时说不出什么话来!一旁的七班同学似乎也有了底气似得都怒视着大洋马,一旁的陈妈妈似乎害怕我继续和她吵,有些担心的拉着我坐下。

    「我不和你这样的小屁孩吵,你有本事你就闹!等着你开除的时候再说!」大洋马恨声很气的对我说了一句,然后对六班班主任冷声说道:「你也好好管管你的学生,自己在外面吃了亏还把所有的错全推到我们头上,反正孙德义的父母已经说了,钱,我们该赔就赔,医疗费,损失费什么的该给多少就给多少,但别狮子大开口!又不拖你们钱!」

    六班的班主任长得不高,面对人高马大趾高气昂的九班班主任显然在气势上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听到七班班主任的话,气的满脸通红的争辩道:「钱他肯定要陪!但这不是钱的事情!打了人了连个道歉都没有么!?」

    「哼!本来学生在校外私自斗殴都有错,你们自己在外面被别人打伤了怨谁!本来就没有谁错谁对,都陪你们钱了,道什么歉!孙德义还被你们班学生给打伤了呢!不跟你们要钱就不错了,凭什么道歉!道歉的话行啊,你们也给我们班学生赔钱!」大洋马嚣张的样子把七班的班主任气的眼睛里都闪着泪,人穷志短!陈萧和她妈妈还有七班的学生眼睛里都露出愤怒和屈辱的目光!

    七班的班主任浑身气的发抖,带着哭腔对大洋马说道:「高玉梅!你也是从农村里来的!那个叫孙德义的学生不就是家里有钱么!你凭什么帮着他这么欺负人!都是学生,谁也不比谁缺点什么!你怎么就能这样欺负人!!」


    「好吧,那我轻一点。」我无奈的点了点头,将妈妈轻轻放躺在床上,在妈妈身下垫了一块摺叠的小床单,然后伸手把妈妈的小衫脱掉,露出妈妈那对就算揭开乳罩,也依然不变形的绝世美巨乳。两只迷人的雪白大肉桃是如此的迷人!

    顶端娇挺的红褐色大奶头就像两枚被蜂蜜腌制熟透的大蜜枣,散发着浓郁的香甜气息,在我火热目光的注视下,又大又嫩的两只大乳头俏生生的微微晃动着,彷佛招呼着我上前品尝她们的美味!我像只饥饿难耐的狼一般张开嘴,将妈妈肉乎乎的乳头含到嘴里舔吮起来。

    虽然今下午刚刚吃过柳阿姨那还能流奶水的娇嫩小乳头,可是妈妈的乳头口感却远远超过柳阿姨的小奶头,妈妈虽然没有奶水,但那肥美的乳肉中依然散发出迷人的乳香味,尤其妈妈的乳头有种特殊的香甜味道,彷佛一颗大奶糖似得。让我恨不得像网上那些暴虐秀色的小说中,那样将妈妈的大乳头咬下来在嘴里细细咀嚼品味其中的味道。我发誓以后决不能在酒醉或者神志不清的时候吸吮妈妈的乳头,不然的话我可能真的会兴起迷乱中把妈妈极度诱人的美味乳头咬下来吃掉

    毕竟和妈妈做爱不是一次两次了,开始的时候我就发现妈妈在自慰也好做爱也好,都喜欢大力一些粗暴一点,后来我才知道做爱时适当的痛楚会让女性的心里更加刺激,肉体上也更加兴奋,这就是为什么当今社会会有那么多喜欢SM的人,若果不是对妈妈太过爱恋,我说不定可以试试把妈妈调教一下,弄个SM女奴什么的。我用牙齿由轻到重的一下下咬着妈妈结实鼓胀的大乳头,每咬一下,妈妈的娇喘呻吟都会突然变高,那一声声嗲腻腻的浪叫中都夹杂着一丝痛楚和异样的兴奋。

    「肖肖!肖肖!咬妈妈的乳头……咬咬!小的时候你就好喜欢吃妈妈的奶头……你咬咬……好舒服……嗯~~~~咬咬……」妈妈梦呓似得闭着眼睛呻吟着。

    「我怕你会痛……」我有点担心的说道。

    「没事……咬咬……肖肖……咬咬妈妈的乳豆豆……你吃吃……唔~~!妈妈喜欢肖肖咬咬!」妈妈要这下嘴唇闷哼着,将那硕大无朋的巨乳挺得更高。

    听到妈妈的话,我又稍稍加大了咬合力,明显感觉妈妈那解释发达的乳头肉都被我的牙齿咬的凹进去,尤其听到妈妈那一声高过一声的骚媚娇吟,我紧张的控制着恨不得使劲咬下去的牙齿,磨蹭着上下的牙像锯子似得磨着妈妈迷人的乳首。

    「哈~~嗯嗯嗯呃~~!!我要,我要!肖肖……给妈妈么!肖肖好棒!!我要肖肖!妈妈要肖肖!!」妈妈的娇呼着,两只小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抓的我都有些发疼!

    我一边继续啃噬着妈妈的乳房,伸出一只手脱下裤子,又将妈妈那垫着卫生巾的小内裤脱下。妈妈立刻分开两条雪白丰满的迷人大腿,像蜘蛛似得盘绕住我的腰跨!平时和妈妈做爱的时候我都会先对妈妈进行一番调情。可是今天可能因为妈妈发情太快的原因,整个空气里都弥漫着狂躁的气氛。

    我紧紧咬住妈妈肉肉的大奶头像上拉扯着,妈妈蜜桃型的大美乳都被我扯得变长。连看都没看,我扶着下面那早就直直挺立的阴茎,将龟头在妈妈早已洪水泛滥的肥美肉穴口摩擦了一下,也不知道是沾着妈妈的淫水还是经血,操进妈妈那极度紧密的小阴道中!

    「啊~~!!!插,插进来了!肖肖……插我……插妈妈!爱爱……嗯~~!」妈妈闭着眼睛一脸狂浪的将小脑袋侧到一边,抓住我胳膊的一只手松开,将小玉兰似得白嫩食指弯起来放到嘴边张开小嘴咬住。

    月经期间的女人都有种狂躁感,既害怕别人触动,又渴望被男人征服!妈妈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似乎有点心神不宁似得,也许只有狂烈的性爱才能让妈妈心里那种压抑的情绪释放出来。

    「妈妈,你下面好热,好烫,我好爱你!你是我的!是我的!!」 我松开妈妈那被我咬的可怜巴巴的大奶头,扶住妈妈纤柔的美腰用肉棒狠狠地抽插起来。可能是妈妈来了月经的原因,妈妈那本来就温暖湿滑的阴道感觉更加的紧凑肉嫩,而且热的发烫,大量的淫水和经血霎时间就将我和妈妈交合的地方全部打湿!

    「嗯~~ 啊啊!唔~~好棒~~我是你的!妈妈是你的!是你一个人的!是肖肖的!」妈妈被我插得一身弹弹的美肉乱颤,那光滑白腻的雪肌要比柳阿姨的肥美嫩肉更加紧密幼嫩,无论视觉上还是感觉上都让我极度享受!

    虽然之前曾说过今天要轻一些,但被妈妈弄得我反而生出一股狂暴的躁动感,完全将妈妈今天来月经的事情抛掷脑后,我近乎疯狂的操弄着妈妈肥美的肉壶,撞得妈妈雪白晶莹的大腿内侧「啪啪」直响!妈妈阴道内特别娇嫩的阴道肉彷佛要被窝插烂似得,每次狠狠地捅入,都感觉里面滑腻的嫩肉就像被我撕开一般!

    还好我没有欧美A 片里那些黑热的大黑鸡巴,不然的话我如此用力的操弄绝对会把妈妈稚嫩的阴道弄伤。

    「哇啊啊~~!!!肖肖!你弄死妈妈了!肖肖你太厉害了!!呜呜呜呜~~肖肖肖肖!妈妈要被你弄死了!!」妈妈被我插得如泣如诉,不停地大声呼喊着。

    「呃!插死你!插死你!妈妈你太美了!我要吃了你!!」

    我也狂乱的语无伦次,今天做爱的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妈妈的身体特别的让人销魂,但多少平时我都能保持着一些理智,但今天我实在是太兴奋了,满脑子就只有狠狠操身下这个绝世美肉娘这一个念头!我用手狠狠地抓住妈妈胸前上蹦下跳的的两只雪白豪乳,使劲的抓柔起来,彷佛要将妈妈的奶水都要挤出来似得!两只大乳头连带着一圈鼓胀胀的白肉从我的虎口处高高耸出来!

    肉体上的痛楚让妈妈更加兴奋,妈妈就像一个雪白的美人鱼一般被凶狠的渔夫毫不怜惜的欺辱强暴着,一声声几乎凄厉的呻吟让整个屋子里的气氛都渲染上了一层暴戾。更激起我无尽的兽欲!哪怕今下午和柳阿姨刚做了三次,此时的我也依然猛烈地像一只刚抓到猎物的野兽。极度涨挺的肉棒一下狠似一下的用力插着妈妈的肥穴。

    「呜呜呜呜!!!!!!啊哈~~啊!!!要死了,我要死了!!!唔!!!~~」妈妈高高扬起头,小嘴张得大大的如同黄莺啼血般尖叫着,浑身颤抖着迎来高潮!而我却还没有射精的冲动,可能是下午射的太多,所以高潮要比平时慢很多,妈妈高潮过后还没来得及休息,便被我继续猛烈的冲击带入欲望的深渊!

    「肖肖~~!妈妈要死了!!不行了~~!!肖肖~~!!!弄死我了!!妈妈真的不行了!!呜呜呜呜!」妈妈张着稚嫩的小嘴娇呼哀求着,但那哀婉求饶的样子让我更生出强烈的暴虐欲望,我狠狠咬着牙,两只抓着妈妈乳球的手指几乎全部陷入进妈妈白嫩的乳肉中,因为太用力的原因,我的手指骨节都发白,那种感觉几乎再用点力,就能将妈妈美绝人寰的巨乳抓爆!

    在妈妈哭泣似得哀求下,我又操弄了十几分钟。最后感觉高潮来临的一刻,我低下头狠狠咬住妈妈右边乳房的乳晕,将肉棒赶紧拔出来对着妈妈肥美的阴阜用力顶上去,将丰厚的肉瓜都顶进去一些,然后喷出大量的精液,而妈妈也长长的娇呼一声,然后脱力般的晕了过去。

    我吓得来不及休息,赶紧又给妈妈顺气,又掐人中。

    好一会。妈妈才悠悠转醒。

    「 肖肖……你要把妈妈强奸致死么……」妈妈哀怨的看着我,娇柔的娃娃音里透出一丝苍白无力。

    看着妈妈被我蹂躏过后凄惨的娇躯,尤其是两只冰雕雪砌的白嫩巨乳,更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右乳房上乳晕的位置还有一个深深地血红色牙印,看得我一阵心痛,赶忙搂住妈妈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我刚才就是脑子里一热……对不起,妈妈,对不起。」我心疼的贴着妈妈的小脸,连声哄慰着,难受的要命。这是我最爱最爱的宝贝妈妈啊,平日里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刚才我也不晓得为什么,怎么会这么疯狂!

    看着我难过的样子,妈妈挤出一个微笑,身后轻轻的摸了摸我的脸。柔声的安慰我:「不怪肖肖,是妈妈……妈妈让你用力的……没事……就是刚才肖肖把妈妈吓着了……肖肖的表情刚才好吓人……吓着妈妈了……嘻嘻……」

    我不顾妈妈身上交合后的污渍,心疼的紧紧抱住妈妈,亲吻着她的额头说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把你弄痛了……以后再不会了……」

    「嗯……肖肖以后温柔点……还是喜欢肖肖温柔的时候,肖肖粗暴的样子好吓人……妈妈几乎都被你……被你弄死了……呼呼……以后再也不敢让肖肖用力了,妈妈真吓着了嘿嘿嘿。」妈妈露出一个顽皮可爱的笑容,张开有些苍白的小嘴,在我的鼻子上轻轻咬了一下,然后摸了摸我那沾着淫水和嫣红血水的肉棒娇羞的轻哼道:「好啦,身上脏脏的……肖肖,你抱我去给妈妈擦擦……妈妈身上没有力气。」

    「好。我也洗洗,给妈妈好好擦擦身子。」我亲了妈妈的小嘴一下,不顾有些乏力的身体,将被抽掉骨头似得妈妈抱起来。

    可能是被我和妈妈刚才的战斗吓到了,我和妈妈这才发现雪公主已经从篮子里跑出来在床边呜呜的直叫,乌溜溜的大眼睛紧张的看着我和妈妈。

    妈妈搂着我的肩膀,看着雪公主对雪公主甜甜的笑道:「嘻嘻……没事啦没事,雪公主乖乖,妈妈和哥哥不是打架,雪公主不怕。」

    雪公主不放心的跟着我的脚步屁颠屁颠的跑进卫生间。女人来月经的时候不能洗澡,我给妈妈的雪臀下面垫了一块大浴巾,拿着一次性的消毒毛巾沾湿热水,细细的擦拭着妈妈的身体。

    妈妈伸着白白嫩嫩的小脚丫逗弄着雪公主,开心的对雪公主说道:「嘻嘻,雪公主刚才以为妈妈被欺负啦?还是雪公主好,知道心疼妈妈,雪公主是乖宝宝,你看你肖肖哥哥欺负妈妈了,你咬他,雪公主咬他!」

    我正给妈妈那一片狼藉的肥嫩下体擦着,只见那迷人的肉穴被我插得有些红肿,十分可怜。听到妈妈的话,我无语的笑道:「你就不教她些好的,你等着雪公主要是真把我给咬了就好了!」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一想到晚上回家的时候我教雪公主的那些话,心里一阵惭愧的坏笑。

    雪公主显然没听懂妈妈的话,小球似得拱蹭着妈妈可爱的小脚丫。显然妈妈那雪雪嫩嫩的玉足要比我这个美男子更有吸引力。

    看着雪公主撒娇的样子,妈妈摇着头宠溺的笑道:「雪公主乖……妈妈现在不抱你,等一会的,一会妈妈擦干净的,给雪公主也洗洗澡澡,洗得干干净净的妈妈才抱抱。」说着,妈妈的小脚一翘一翘的,引得雪公主乱跑。

    本来给妈妈这样的超极品美熟女擦洗赤裸的娇躯那是何等香艳之极的事情。可是听到妈妈那温柔的话语,强大的母爱光环笼罩下,我心里却根本生不起色欲来。满心怜惜的一遍遍擦拭着妈妈被蹂躏过的美艳肉体。

    给妈妈擦干净后,妈妈歪着小脑袋张开雪藕似得双臂,撒娇的的对我哼道:「肖肖,抱人家过去……人家累得慌。」我无奈的笑着,一手搂住妈妈的腿弯,一手环绕着妈妈的粉背,再次将我可爱迷人的妈妈抱起来。

    「嘻嘻,以后在家不走路了,上哪去都让你抱着妈妈,你还锻链身体,多好啊。」妈妈伸着可爱的小指头轻轻点着我,娇嗲嗲的小模样害得我忍不住在妈妈那脸上浅浅的小酒窝上舔了一下。

    「你啊,怎么跟个小孩子似得,不害羞!」我宠爱的对妈妈轻声说道。

    「怎么啦?老娘我生你养你这么大,让我抱抱我也不行?换成让别的男人抱我,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妈妈仰着小脑袋哼道。

    「不行!只许我抱你……我也只抱你一个人……」我把额头抵在妈妈的额头上温柔的说道。

    「嘻嘻……嗯……肖肖说的哦,妈妈也只让你一个人抱着。」妈妈说着,凑上娇艳的小嘴吻了我的嘴一下。

    将妈妈抱上床后,我给妈妈盖上毛巾被,然后抓起雪公主去浴室好一个洗。顺便把几条擦过妈妈身体的毛巾和妈妈换下来沾着月经的小内裤跟短裤也洗得干干净净的。小的时候妈妈每次洗衣服,都给我一根小手绢让我在旁边学着洗衣服。把我弄得有洁癖似得,几乎衣服穿个一两天就要洗一次。

    晾完衣服后,我躺在妈妈身边,打开我卧室里的电视,将脑袋趴在妈妈肚子上。可能是今天连续和两个极品美熟女盘肠大战。不知不觉的,我就沉沉睡去。

    看着我温馨的睡容,妈妈宠溺的摸着我的头发,然后撅着小嘴小声哼道:「臭肖肖,我怎么把你生的这么好看!讨厌你……今天下午你们放假还以为我不知道!和柳姐还手拉着手,要不是被老娘看见,我还真以为你有多纯洁!哼!还有王茶茶!臭小子,要不是你晚上表现不错,我非好好教训教训你!不行,有机会得给你长点记性,哼,柳姐还想来个母女齐上阵,自己家姐妹我也倒不好说什么,再让你被那个王茶茶给勾引了,老娘就太没面子了!」

    可惜我在睡梦里听不到妈妈这番话,不然的话我非得赶紧给妈妈磕头认错。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